车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车床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小资金撬动大扶贫临夏州村级产业发展互助社调查之二

发布时间:2021-01-25 10:20:16 阅读: 来源:车床厂家

小资金撬动“大扶贫” 临夏州村级产业发展互助社调查之二

从兰州出发一路向西南方向行驶,高速路两旁不断出现的“临夏州村级产业发展互助社”的绿色大广告牌,将我们引向了这个很多人并不熟悉的地方——临夏回族自治州。  临夏州位于甘肃省中部西南面,地处青藏高原与黄土高原的过渡地带,囿于频繁的自然灾害、严酷的生产条件,临夏州穷、民弱,扶贫攻坚堪称“第一难”。

“过去,扶贫是越扶越贫,因为‘撒胡椒面’式的扶贫方式无法令贫困地区实现质的飞跃;而老百姓在扶贫中养成了等、靠、要的观念,缺乏发展的内生动力。”在很多临夏人看来,这也是当地年年扶贫、年年不脱贫的原因之一。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为了彻底改变贫困面貌,2013年,临夏州创新扶贫新思路,在全州广大农村建立村级产业发展互助社,搭建金融普惠平台,探索了一条“造血式”扶贫之路,以很小的资金为临夏州“撬动”了一幅“大扶贫”格局。  改变观念:从“输血”到“造血”  多年来,造成临夏州“民穷、县穷、州穷”的原因有多方面,教育、基础设施条件滞后、资源缺乏、自然条件恶劣、工业基础发展薄弱等一系列的问题。  据资料统计,2012年,临夏州农民人均纯收入仅为全国平均水平四成,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不到全国平均水平的一半,远低于全国甚至甘肃省平均水平。在全国30个少数民族自治州排名靠后,个别数据甚至垫底。  临夏州所辖7县1市中,有7个县是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其中超过100个乡镇是扶贫开发重点乡镇,占全州总乡镇数的八成以上。在经济发展相对靠后的甘肃省,临夏州的“贫穷”也处于末尾状况,全州人口两百多万人,贫困人口达到九十万。可以说,临夏是全国30个民族自治州和甘肃省14个市州中最穷,也是甘肃集中连片特困扶贫攻坚难度最大的片区。  临夏,如何打好扶贫攻坚这场硬仗,努力与全国一道奔入全面小康?  作为国家和甘肃确定的扶贫攻坚主战场之一,2013年2月初,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视察甘肃期间,专程到临夏州东乡县看望慰问困难群众,对加快扶贫开发进程作出了一系列重要指示。2013年4月上旬,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利用3天时间到临夏州积石山县专题调研扶贫开发工作。随后,国家发改委、水利部、交通运输部、农业部、国务院扶贫办、国家林业局等国家部委随即组织专门力量,密集到临夏州开展了一系列专题调研,从政策、项目、资金等方面给予临夏州脱贫致富的大力倾斜扶持。  国家与甘肃省的各项政策扶贫,让临夏看到了发展的新机遇。但是,“依靠过去单纯的补贴无法彻底改变农民的贫困处境,我们必须通过加强顶层设计,创新扶贫手段,引导他们‘自我造血’才是致富的根本。”临夏州财政局副局长、临夏州村级产业发展互助社总社主任马自勤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说,建立村级产业发展互助社,是临夏脱贫致富的务实之策和创新之举。  从“输血”到“造血”,体会最深的恰恰是当地农民。“以前,村里的贫困户除了种家里的几亩地,很少想着出去打工或者自己做点什么生意,就等着领政府给的补助金,领到手花完又开始等第二年的。现在不一样了,很多贫困农户加入互助社后借款养羊、养牛,一开始虽然赚得不多,但日子有了奔头。”康乐县丁滩村村委书记、村级产业发展互助社理事长景生玉向本报记者描述了短短一年时间内村里发生的变化。“原来村里有几户农民家里特别贫困,除了几亩地、两头羊,没有任何其他收入,家里老人都不敢生病,因为看不起病。现在不一样了,从互助社借钱后,这几户人家都养了十几头羊,还有的养了几头牛,一年能赚个几千块钱,虽然不多,但迈入了发展的良性循环。”在景生玉看来,不管是种林果,还是搞养殖,从过去的等、靠、要到现在的贫困农民可以自己挣钱,这说明村里人的观念变了,这才是最大的收获。  完善体系:只为“穷人”借款  “其实,一直以来很多农户也想脱贫致富,但最关键的是缺乏发展富民产业的启动资金。”马自勤告诉记者,多年来,临夏州农村金融发展滞后、金融产品不足,特别是贫困户贷款难、难贷款的现象比较突出,广大群众普遍反映的一个现象是“富人能贷款、穷人贷不了款”。可以说,农村金融普遍“贫血”,已成为严重制约临夏农村经济发展最大的“绊脚石”。  2013年4月,临夏州从破解贫困农户生产发展资金短缺这个“老大难”入手,按照“政府+社员+企业+其他”的模式,为全州贫困村全部建立村级产业发展资金互助社,专门为农村贫困户等弱势群体提供金融服务,解决他们在产业发展中的资金不足问题。  在模式标准上,州政府筹资5亿元,给每个村特别是贫困村注资50万元以上;每个村跟进1户企业,每户企业注资5万—49万元;自愿入社的农户,每户注资1000元以上;接受慈善机构和社会捐助资金。  “贫困户是临夏全州村级产业发展互助社的主体。”临夏州村级产业发展互助社总社的朱晓涛科长告诉本报记者,互助社必须要吸引该村70%以上的贫困户入社,要优先发放贫困户借款,且每年贫困户借款人数不能低于入社贫困户的一半,这样才能实现自我发展、自我完善,实现外界扶贫与自我脱贫的有效连接,最终实现贫困地区的长效持续发展。  同时,互助社借款的对象只针对入社社员,借款只能用于种植、养殖、创业等富民增收项目。每户每次借款最高不超过2万元,贷款期限最长为一年,借款按年收取6%的占用费,且坚持“先借不清,后续不借”的原则,对逾期借款按月10‰(年12%)收取逾期占用费。按照条例,注资企业和入社社员(没有借款)每年享受不低于3%的分红。更为重要的是,借款程序简化,群众借款方便,从提出申请到拿到款项,一般不超过三天,最快当天就能拿到。  “建立村级产业发展互助社的一个主要目的就是专为农村弱势群体提供金融服务,有效解决贫困户发展资金短缺的问题,提升自我发展能力。”在马自勤看来,这既是广大农户的迫切盼望,更是临夏脱贫致富的一个突破口。  而在本报记者看来,这种政府扶持、农民自愿以自有资金入股、企业注资、社会捐助建立的资金平台,以低于银行利率的借款方式供加入互助组织的农民使用,既实现了扶贫资金的“一次投入、农民持续受益”,更解决了农村金融体系缺失的问题。  据临夏州村级产业发展互助社总社提供给记者的一份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10月底,临夏全州已建立的929个村级产业发展互助社,共筹集资金8.1亿元,其中政府注资4.7亿元,企业跟进注资1.9亿元,群众入资1.5亿元,累计发放借款7.2亿元,惠及农户9.6万户。全州农民人均纯收入从2012年的3167元增长为2013年的3623元。  面临资金和风险防控双重考验  从州、县、乡镇到村里再到农户,采访中我们可以深切地感受到,自2013年4月启动至今,互助社给临夏广大农村带来的变化非常大,政府工作人员积极下乡帮助农村建立和理顺互助社的管理、群众争着入社、贷款社员发展富农的信心越来越大,可以说,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的村级产业发展互助社,让扶贫资金开始发挥撬动的作用。  但要让撬动的范围更广、作用更大,资金仍是一道门槛。在临夏州康乐县、临夏县,不少已经借款进行养殖、种植的农户,在面对记者采访时都表示希望能再多借点款,多买一些牛、羊,多种一些药材和苗木。  “现在,我们有一半以上的入社农户都反映一户1万元/年的贷款太少。”康乐县财政局工作人员赵维国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因为对于当地很多以养殖业为主的农户来说,借1万元可发挥的空间太小,买牛只能买一头,目前一头小牛犊市场价在6000-7000元左右,羊的市场价约800元一只,1万元的借款可买的牛、羊数量都非常有限。所以,农户都希望能多借点款。  “资金总量的盘子就那么大,政府也想多给农户借一些款来发展,但有心无力。”赵维国以康乐县比较大的行政村举例说明,如200户的行政村成立互助社,一个社员按1000元入社资金来计算,共有20万元的入社资金,再加上政府注资50万元、企业注资20万元,加起来才90万元资金。如果按一户借款1万元/年来计算,这些资金也只能解决90户的借款需求,还剩下110户根本借不到款。  “而这样的情况,在临夏全州都比较普遍。”朱晓涛告诉记者,缺资金是当前互助社发展面临的最大问题。   据了解,为了尽快解决这一问题,临夏州已向国家开发银行申请了扶贫贷款,初步协商贷款3亿元,意向协议已经签订。其中的1亿元贷款将会较快到位,届时,可以解决更多社员的借款需求。  除了资金门槛,风险防控也将成为临夏州村级产业发展互助社更为长期的考验。  事实上,在成立之初,为了有效预防风险,临夏州村级产业发展互助社采取四级管理方式,即在州财政局成立总社,州内各个县(市)财政局成立分社,乡镇财政所成立管理站,村上设立互助社。而为了确保钱不被挪用,互助社的资金账户设在农村信用社,社员借款要通过村互助社、理事长和镇管理站站长、会计审核同意后,银行直接把款打到社员的“一折通”上。  “虽然这样的设置已经非常到位,但我们仍怕运行过程中会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问题。”临夏县新集镇镇长马俊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就提议,应该加大对村一级互助社理事长、监事长等管理人员的培训力度。  马俊告诉记者,临夏州农村中很多人文化程度不高,有的村委会领导甚至是文盲,对互助社的认识不够,管理水平有限,一旦在运行中出现问题,他们能否尽快解决这些问题都是个问号。“因为最终互助社的主要运行主体在村一级。”马俊说。  当然,让临夏州各级政府都非常担忧的还有农户的还款问题。  从动议成立到实际运行都全程参与的临夏州村级产业发展互助社总社副主任马学良提起互助社,就像说起自己的孩子一样津津乐道,在为记者介绍了很多互助社从成立至今的做法和故事后,他说其实最开始政府担心的是借出去的款收不回来。  “如果收不回来,互助社就会做不下去,这是谁都不想看到的局面。”马学良告诉记者,去年是借款期,今年是还款期,互助社总社最近通过在全州检查发现,还款率基本达到了100%。  “从目前运行的情况看,互助社起到了在产业发展上的互帮互助,为贫困群众提供了及时有效的帮助和支持,受到群众的欢迎,农户参与互助社的积极性很高。”马学良告诉记者,总社将进一步完善规章制度,确保互助社规范、健康、长效运行,使之切实成为临夏农民脱贫致富的助推器。

河北工装订做

天津衬衫定做费用

天津冲锋衣订制

天津衬衫定制工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