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车床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山城匠人贵州汉子在重庆爱上蜀绣一绣就是十二年

发布时间:2021-01-08 18:46:41 阅读: 来源:车床厂家

刘熙贵的蜀绣之路已经走了十二年。 通讯员 王娇 摄刘熙贵从手机相册中翻出作品《李亚仙》。 通讯员 王娇 摄

????华龙网5月17日15时12分讯(首席记者 佘振芳 通讯员 窦彤辉)白色的绣布上,灵活的手指捏着细针上下翻飞,一枚红色的花瓣随着眼花缭乱的动作逐渐有了轮廓。如果只看动作,你绝对想不到,绣花的竟是一个汉子。他叫刘熙贵,今年36岁,是渝中区级蜀绣传承人,也是重庆地区唯一还在“穿针引线”的男性蜀绣传承人。

????虽是男儿身 却得老师偏爱

????12年前,来自贵州凯里的刘熙贵来到重庆川剧院工作,第一眼看到川剧戏服上孔雀、蛟龙等秀丽、大气的蜀绣图案时,内心就受到了强烈的震撼,从此,他走上了刺绣学习的道路。

????2005年,经人介绍,刘熙贵拜重庆蜀绣大师李尚余为师,与十多名弟子一起学习蜀绣。他是其中唯一的男弟子,颇受老师偏爱。

????说到李尚余,也是位了不起的男性蜀绣艺术家。上世纪70年代,国画大师苏葆桢曾拜李尚余为师学习蜀绣,二人以兄弟相称,苏葆桢画葡萄,而李尚余就用丝线绣葡萄。蜀绣《苏葡萄》晶亮饱满,富有质感,后来被外交部订购,作为国礼送给了美国,为蜀绣赢得了世界声誉。

????“师父一直希望能有一位男弟子继承他的衣钵。他常说,男人一旦专注做一件事情,一定能够排除其他干扰,把一生投入其中。” 谈到恩师,刘熙贵充满感激。

????李尚余不仅免了刘熙贵的学费,还精心为刘熙贵设计了整套教学方案,经常是刘熙贵正在绣一幅作品时,他就在一旁为刘熙贵白描下一幅的底稿。

????“师父对我的培养方式并不是包办代替,而是启发引导。有时碰到难绣的地方,师父反而放手不管。”刘熙贵回忆道,“师母有时候看我束手无策的样子,于心不忍,就跟师父说,你帮帮他。结果师父拿眼一斜师母,说,你懂什么,他自己琢磨出来的,才是自己的。”正是这种鞭策,让刘熙贵打下了坚实的基本功。

????处女肖像绣 遗憾与收获并存

????2009年,重庆市川剧团新排了川剧《李亚仙》,川剧团团长沈铁梅担纲主演。看到人物的宣传海报,刘熙贵便想,自己从来没有绣过人物肖像,应该尝试一下。

????在刺绣界,人物肖像是很常见的。但要绣得传神,却颇费功夫,刘熙贵为此吃了不少苦头。

????人物底稿是白描在绸缎上的,绸缎很软,有弹性,一旦架上锛子,上了绣架,就容易变形,导致手指、牙齿等细节绣得不太像。由于没有经验,刘熙贵拆了很多次,反反复复修改了将近一年,才算勉强完工。“后来才知道,要先把绸缎架在锛子上,再来白描,然后再绣,这样就不会变形了。”

????至今,刘熙贵提起自己绣的《李亚仙》,仍是满口遗憾。不过,他感叹道,正是第一次不太成功的尝试,让自己在绣法和技巧上有了更全面的发展。

????他乡遇故人 更难割舍绣针

????2013年,刘熙贵到成都出差,碰到了同为蜀绣传承人的彭世平。彭世平出生于蜀绣世家,摆放在人民大会堂四川厅的《芙蓉鲤鱼》特大绣屏就是出自他之手。

????接触之下,两人发现彼此之间颇有渊源,彭世平的父亲彭永兴和刘熙贵的师父李尚余是老熟人。两人一见如故,畅谈了一个下午,聊过往,聊师承,聊蜀绣。

????在交流中,刘熙贵发现,成都地区的蜀绣在针法上更为复杂,除去重庆地区常见的八大针法外,还沿承了传统蜀绣的一百多种针法,并且在师父对徒弟的教授上,也更系统和正规。这让他看到了差距。

????回到重庆后,他开始系统学习传统蜀绣的各种针法,还将彭世平参与编写的《中国蜀绣》摆在案头,时常翻看,遇到看不懂的地方,就在网上和电话里与彭世平沟通。“虽然我没有拜师,但是我现在是跟着彭老师学到了很多。”

????如今,刘熙贵仍在重庆市川剧院上班,空闲时仍不忘拿起心爱的绣针。近年来,他的作品多次拿到了各种大奖,在2006年贵州举行的“多彩贵州”大赛中拿到了优秀奖,2007年在重庆举办的技能大赛中也获得了二等奖。2011年,刘熙贵被评选为重庆渝中区蜀绣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 。

????刘熙贵的蜀绣之路已经走了十二年,不仅没有放弃,反而越来越执着。

人生中的座位

被窝中读着书

猫和老鼠观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