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车床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传统模式增长已受限涂料产业亟需创新驱动起动继电器

发布时间:2020-10-18 16:54:54 阅读: 来源:车床厂家

来源:地产家居网 产量增速、销售额增速的纷纷下降,凸显了当前国内宏观经济的调整转型对涂料产业产生了影响。我们知道,我国宏观经济增速从2011年开始就呈现下降趋势,作为国民经济的配套产业,涂料也受到了冲击,消费需求明显下降;同时,产量增速、销售额增速的纷纷下降,还体现出我国涂料工业当前的传统发展方式已经不适应新经济发展的要求。

因此,对中国涂料工业而言,“调整转型”、“整合升级”在当下及今后一段时期内显得格外紧迫。中国涂料技术研发、盈利能力、国际化经营、品牌影响力并不强大,要素投入、环境保护等方面的成本越来越高,产业增长的传统动力正逐步衰减,产业发展迫切需要由“要素驱动”换挡“创新驱动”。

2013年是中国“十二五”开局后的第三年,也是中国十八大的开局之年,更是中国经济由高速发展向常规稳定发展的新时期。然而,从未来趋势看,人口年龄结构变动导致的劳动力供给的变化,由资源日益减少、环境日渐恶化导致涂料原材料价格及涂料企业生存环境的变化,以及由劳动力再配置格局导致的全要素生产率都会出现变化。

从中国涂料业产量增速、销售额增速的纷纷下降可以看出,当前中国涂料工业两位数增长的环境正在变化。第一,人口因素的制约和城市化进程的放慢。首先是总体劳动力人口的下降。2012年,中国劳动人口比重十年来首次下降。其次是“刘易斯拐点”的出现,农村还能再转移出来的剩余劳动力的数量已经不是那么多了。再次,是中国老龄化程度,中国第6次人口普查人口老龄率为8.9%,但2050年左右大概30%,中国老龄化的程度开始在加强。从这些变化来看,涂料产业当前面临着的人力成本上升就不难理解。2010年至2013年,涂料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面对人力要素成本上升、利润空间压缩等严峻挑战,许多企业的原材料成本增加、管理费用加大、用工成本不断提高、生产要素价格持续高涨、用工压力增加,这些成本要素的突出问题和矛盾都给当下涂料业的健康发展带来了制约。可以说,未来十年,中国涂料产业将进入生产要素成本周期性上升阶段,这预示着涂料产业已不能再用“不变工资制”来吸收“无限供给”的劳动力,涂料产品的剪刀差正在供求不平衡推动下逐步回补,涂料的利润有可能越变越薄,资本形成的增长将会有一定程度的放缓。

同时,随着“人口红利”衰竭和“刘易斯拐点”的到来,中国的城镇化进程将会放缓。虽然新一届政府提出加快新型城镇化建设,但未来中国的城镇化将由加速阶段转变为减速阶段,预计今后城镇化平均每年提高的速度将保持在0.8-1个百分点左右,很难再现“九五”、“十五”期间每年1.35-1.45个百分点的增幅。那么,城镇化进程放缓的情况下,涂料产业需求势必就会受到影响。

第二是“资源红利”衰减后经济增长面临的资源环境瓶颈。2013年,我国密集出台大量的环保新政,其中涂料化工频频被列入新政内容,而且对涂料业的要求也是越来越高。由此可以看出,中国涂料工业特有的“过度工业化、过度投资驱动、过度粗放增长”的模式,已经严重威胁到产业的可持续发展的上限,它的上限就是资源供给约束、环境质量约束、生态容量约束、气候变化约束。多年来,廉价的自然资源价格为中国涂料制造业的发展提供了有益的条件,但也由此造就了涂料产业增长中的高能耗、高污染现象。由于资源本身具有难以再生的特性,因此以不断耗竭资源为代价的产业发展模式必将不可持续。许多资源具有生产的投入要素和消费品的双重属性,环境质量的下降、能源供给和水资源供给的不稳定性、生态环境的恶化将使中国涂料产业面临长期增长约束。

业内人士纷纷指出,国内重要的原材料特别是核心原材料垄断性大,价格缺乏稳定性是导致涂料原料价格波动的主要原因。此外,上游原材料看涨、用工成本上升、物流成本高企等不利因素的传导让建筑涂料企业面临更大的成本压力。

从以上分析来看,未来几年,我国涂料行业发展的着力点不在于追求更高的增速,而在于正确处理好增长速度与结构、质量、效益、环境保护等的重大关系,改善和提升产业整体素质,着力提高技术创新能力、国际竞争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

第三是全球供需格局的趋势性改变。传统模式增长已到极限并倒逼中国涂料产业增长动力“换挡”。从中长期看,金融危机和主权债务危机严重打击了发达国家的支出能力,导致由发达经济体主导的全球总需求出现明显下降,出现了需求不足和供给过剩的结构性冲突。特别是在全球外部不平衡逆转、全球分工体系格局日趋稳定等因素的影响下,那么,像阿克苏诺贝尔、立邦、PPG、威士伯等外资涂料巨头就将会加大在中国的投资力度,这样势必造成外资涂料企业与本土涂料企业的短兵相接,本土涂料企业的市场空间将受到极大的排挤。而中国涂料业依靠增加劳动力投入、加快资本形成以及“要素驱动型”模式已到尽头,因此在“要素驱动”难以抵抗外资涂料企业竞争的情况下,产业增长的动力结构就亟待实现重大转换。

未来十年,加快要素结构升级,通过人力资本提升、技术提升以及全要素生产率提升,促进中国涂料产业发展模式从“要素驱动型”向“创新驱动型”转变已经是不可逆转的大趋势。当然,在整体要素结构升级的过程中要符合产业及经济发展规律,要和资源禀赋相适应,调整转型也不要过于剧烈,这样可以避免在“要素红利”形势逆转下,比较优势出现真空的状态。因此,现在最好的延续方式就是一边升级产业结构,一边挖掘要素红利的潜在空间。

传统模式增长已到极限并倒逼中国涂料产业增长动力“换挡”。

灯光节厂家

黄颡鱼苗

钢杆

直播软件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