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车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郎咸平中国经济的真正危机

发布时间:2021-01-21 17:01:19 阅读: 来源:车床厂家

郎咸平:中国经济的真正危机

大量企业开始搬去东南亚的现象就是因为在中国投1块钱只能创造2.86倍,而东南国家创造的产值是我们的2倍。更可怕的危机是美国只要中高端的制造业。2012年2月份某采访了106家年收入超过10亿美金的美国跨国企业,发现有37%打算迁回美国。这些迁回意向比较高的行业有:橡胶和塑料制品行业67%想迁回,机械行业42%,电子行业41%以及信息技术相关行业40%想迁回。2013年9月份再采访了200家美国大型制造业的企业高级主管,这在迁回的或者已经迁回的比例已经上升到了54%。中国欧盟商会在2013年也做了一个调查显示,63%的欧洲企业认为中国劳动力成本的上升是他们在华业务的最大挑战,而其中60认为他们对于未来的情况是更加的悲观,因此很多的欧洲企业也准备回迁。

点击查看>>>郎咸平最新观点  十八届三会结束了,对于广大老百姓而言最直接的影响就是二胎政策变的宽松,对于这个政策好与否,社会各界讨论不一。一方面专家认为,如果不实行二胎政策我们的劳动力减少811万,实行之只减少760万,因此这对劳动力的流失有所缓解作用。并且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研究中心也指出,二胎化政策是适应我们老龄化社会的需求。还有一部分的专业人士认为,我国的人口老龄化问题没有某些观点那样悲观。比如说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微信当中有一篇文章就提出了与之不同的观点。  文章称,山东和四川早在上世纪90年代末就开始执行这种较为宽松的独生子女政策,而作为最后一名的河南则晚至2011年方才执行。在农村,如果头胎是女孩,则绝大部分夫妇被允许生育二胎。即使如此这一新政很有象征意义:这是多年来中国计划生育条例的首次重要变化,至少让人民有了选择的机会。然而,公告依旧宣称“中国需要坚持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政府依旧认为为13.8亿中国人提供基本公共服务任务艰巨。他们认为人口政策在现阶段不太可能完全放开。  其中还引用了国家卫生与计划生育委员会的调查数据,50-60%有资格的夫妇希望生育二胎。作为过来人,这些夫妇中的许多人明白独生子女将面对家庭高期望的压力和孤独长大的弊端。我们认为那些既有意愿又有能力生二胎的家庭主要属于在国企工作的城市人口,因为之前有罚款和对事业的负面影响,他们抑制了自己的生育意愿。然而,城市里教育、健康、住房和其他生活成本日增月涨,使得年轻夫妇在生育第二个孩子时不得不好好考虑。  他们认为最可能被新政策影响的是那些年过30,在城市生活,在国企工作的人群。他们计算,中国有9800万30-39岁的女性,其中3500万是城市居民而6300万是农村居民(这里使用李总理所称36%的“真实”城镇化率)。根据2005年1%抽样人口调查显示,当时20-29(大部分目前为30-39)的城市居民中,24%为独生子女。他们假设这些独生子女都和非独生子女结合,则最多48%的家庭(或曰1700万女性)会从新政策中收益。如果进一步假设这其中有30%会行动起来,生育二胎,则意味着会有510万(1700万的30%)新增新生儿诞生。  最后他们得出结论,如果二胎完全放开,绝大部分30-39岁的城镇夫妇都将受益,假设其中30%会生育二胎,则总共会多生1060万婴儿。对农村地区而言,约23%的夫妇居住在完全开放二胎的省份。换言之,77%头胎生儿子的农村夫妇会从完全放开的二胎政策受益。我们估计这会带来620万新增婴儿。总之,完全开放的二胎政策会带来1680万新增新生儿。  我个人赞成二胎化,也认同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这篇文章中所提及运算方法和数据,但是实际人口会不会随政策的推出而增加是存疑的。举例,山西翼城县已经开放二胎化28年,可出生率竟然是全国人口最低地方之一。2000年到2010年,平均每一年的中国人口增长是0.96%,山西翼城只有0.27%而已。山东长乐已经开放了30年了,但是人口是负增长。所以农村已经实行了一胎半化,但是这种情况下我们也没有看到独生子的子女大量的增加的现象。因此二胎化政策的背后暴露了中国的危机,但这个危机不是年轻人过少,而是我们劳工的薪水增长太快。  每小时工资,我们是4美元,我们是泰国的2倍、菲律宾的3倍、印尼的5倍,美国的6分之一。制造业人均产值,中国是2.2万美元,和泰国一样、印尼的2倍、菲律宾的1.5倍、美国的7分之一,换句话说美国工人的薪水是我们的6倍,但是美国人的工人生产力是我们的7倍。另外,企业每付出1块钱的工资,泰国、菲律宾、印尼平均可以创造5.81倍的产值,德国、日本跟美国的平均可以创造3.18倍的产,中国只能创造2.86倍的产值。  出现了大量企业开始搬去东南亚的现象就是因为在中国投1块钱只能创造2.86倍,而东南国家创造的产值是我们的2倍。更可怕的危机是美国只要中高端的制造业。2012年2月份某采访了106家年收入超过10亿美金的美国跨国企业,发现有37%打算迁回美国。这些迁回意向比较高的行业有:橡胶和塑料制品行业67%想迁回,机械行业42%,电子行业41%以及信息技术相关行业40%想迁回。2013年9月份再采访了200家美国大型制造业的企业高级主管,这在迁回的或者已经迁回的比例已经上升到了54%。中国欧盟商会在2013年也做了一个调查显示,63%的欧洲企业认为中国劳动力成本的上升是他们在华业务的最大挑战,而其中60认为他们对于未来的情况是更加的悲观,因此很多的欧洲企业也准备回迁。  这是真正的危机,因此这个时候如何提高工人的生产力十分关键。而制造业业生产力的提高才又是重中之重,因为真正能创造财富的就是制造业。美国就是鲜活的例子,在美国,制造业只占了GDP的12%,但是创造了50%的出口,创造了90%的专利科研成果,同时美国制造业的人工工资超过其他行业14%以上,因此发展制造业才是美国总统奥巴马当选之后重中之重的任务。为此奥巴马2009年他当选之后开始进行了一连串刺激政策,使得美国制造业从2010年开始已经取代了中国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制造业大国,其产值已经超过中国制造业30%以上。  回过头来看看我们的情况,如果低端的企业搬到东南亚,中高端企业回流欧美,我们还剩下什么?如果企业都走光了,我们的城镇化还有什么意义?我们搞了农村土地流转,让农民进入中小城镇,他们没有工作怎么生存?因为卖掉了土地,即使回到农村又将如何生活?所以,今天我们新政府的当务之急是如何学习一些像美国一样新型国家的经验,如何将劳工的生产力要大幅提高,这才是我们国家的国策,而不要再想着多生一个孩子,这是小事都不重要,因为提高生产力之后什么问题都能解决。

郎咸平:看好互联网金融 国有大行的苦日子要来了  今日,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在其博客上表示,看好互联网金融,国有大行的苦日子要来了。  郎咸平表示,非常看好互联网金融,也相信它会成为促进我们银行业改革的主要推动力之一。而且,互联网金融这个缺口一旦打开,一定会出现更多的金融创新模式。我们的几大国有银行如果看不到这种来自民间金融的力量,如果不能直面挑战,还龟缩在垄断的大梦里不愿意清醒,那么我可以很明确地说,你们的苦日子就要来了。  郎咸平相关评论:  养老金完全是入不敷出 没钱投入到股市  我们的养老金为什么老是入不敷出呢?1997年开始,我们的政府说要从现收现付,转变成个人积累制,也就是我们现在说的现行基本养老保险制度。什么意思?我们每一个人的养老保险分两个部分,一个是社会统筹,一个是个人账户,当地政府可以拿当期在职人员的社会统筹部分,来支付退休人员的退休金。但是个人账户上的钱,必须挂在缴纳社保的人名下,也就是实现个人积累。  这个计划真正运行起来,很快就走样了。我拿辽宁省为例,它在个人积累制实行3年之后,发现只用当期社会统筹部分缴纳上来的钱,已经不够支付退休人员的养老金了。怎么办呢?国家和地方财政分别为它承担了75%和25%的资金缺口。所以从2001—2003年,中央财政每年都要给辽宁补助14.4亿元。但是这个缺口到后来越来越大,连中央财政都背不动了。辽宁地方政府没办法,只能动用个人账户上的钱。到2008年的时候,它又说了,我们不能再拆东补西了,要想办法。想什么办法?它们开始把个体户、农民工、外国人等原本没有在它这里上养老保险的人,都纳入了养老体系里。为什么?就是要他们交钱上来,填补窟窿。  这完全就是饮鸩止渴。为什么?各位想想看,被强行拉进社保体系的这些人,他们将在十几年,也可能是几年以后到退休年龄,他们到那时不仅不再缴纳养老保险,还会从社保基金里拿走养老金。到时,你怎么办呢?各位看到了吧,这就是我们的养老金制度,完全是入不敷出,哪还有钱投入到股市里?  这个危机怎么解决呢?之前有朋友说,我们的国有企业不是全体老百姓的吗?既然这样你们能不能帮老百姓一把?把你们的巨额利润拿出来,直接补贴到我们的养老金里。等到窟窿补上了,我们再把多余的钱投到股市里。但是问题又来了。中国股市和美国股市完全不是同一水平。我在前面说到,美国股市从1974年到2011年,每年回报率是12.01%。我请问你,我们的股市有这种回报吗?2012年11月21日,新华网发出感慨,全世界股市连续四年下跌的只有泰国,而我们将会是下一个。  各位,这绝不是危言耸听。从2009年8月开始,我们的股市基本上都在下跌。股市不景气的结果是什么?就是我们的养老保险也好,老百姓的个人投资也好,都不敢往这里面投。为什么?因为它给不了我们稳定的投资回报,没法成为推动养老金增值的重要支柱。所以从股市这方面看,我们也不适宜套用美国养老金入市的方法。  那么我请问各位,我们的35.35万亿元居民存款还能往哪里投?买房子?人人都买得起房子吗?投资股市?我在前面说了,一投就亏。我们还能拿着钱做什么?坦白地讲,除了存在银行里,我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所以我们现在所谓的居民高储蓄率,完全是被逼的。  其实我一直在呼吁,我们的政府要正视老百姓的养老保险问题。我们不要只学到美国的皮毛,而要学习美国的灵魂。美国老百姓把他们一生的储蓄不是存在银行里,而是透过社保税、401K计划,还有个人退休账户三种途径“存进”股票市场里面,投入了多少钱呢?一共 17.9万亿美元,足足是美国2011年GDP的1.19倍。这个钱就是美国老百姓的存款,而且这个存款和股市形成了一个良性互动。养老金存得越多,股市越涨;股市越涨,养老金就越多。让美国人能够老有所终、老有所养。  众多青年人选择国考是全民腐败的前兆  媒体报道,2014年“国考”11月27日举行,在通过报名资格审查的152万名考生中,共有111.95万人走进考场,40余万考生弃考,约占报考人数的三成。事实上,从近三年的走势来看,弃考者一年比一年多。即便如此,实际竞争比例仍接近59:1,为近3年最高。这场被称作“中国第一考”的考试,报名人数已由1994年的4400人,增至此次的152万人,20年间涨了344倍。竞争比例也由1994年的9∶1,提高至2014年的77∶1。报名人数也从最初的数千,稳定为连续6年突破百万。据统计中国大学生想干公务员的比例高达76.4%、新加坡是2%,美国是3%,法国5.3%,如果众多青年人选择这条道路那么这是全民腐败的前兆。  腐败有三种形态:  第一种是支出型的腐败。1789年的时候法国政府的债务高达45亿里佛,每一年的利息支出是3亿里佛。而当时法国政府的财政收入只有5亿里佛。因此法国的负债是比例是900%。在中国,从推出四万亿之后到现在我们的各种负债加在一起是73万亿,政府的收入是11.2万亿,我们的负债比例是652%,我们和法国大革命之前的数据已经很接近了。而靠负债的支出使得官员就有了贪污的机会。  例如,刘志军在任8年期间建了7000多公里的高铁,总支出3万亿。通过丁书苗使得23个大型国企跟大型央企从铁道部取得了50几个项目,涉案金额1788亿。蒋洁敏的贪污腐败就是在中石油的各部门里面安插亲信,将石油勘探、海外投资与收购、设备采购交给自己人。而这三块都是肥肉,石油勘探去年是涉及金额是7749个亿,占中石油总收入的1/3,海外投资与收购8年来是涉及金额是2140个亿,设备采购去年大概是1.4万亿。他们透过中间人的腐败以及透过安插亲信式的腐败构筑了中国式的支出式腐败。  第二种是审批式的腐败,代表人物就是能源局局长、发改委副主任刘铁男。举例,2003年常德要搞一个电厂,到2012年湖南省长副省长出面他还是不批,最后刘志军到湖南考察,省委书记周强带着省长再去请托他,他终于批了一个条子。拿到路条之后还要机组选型、工程建设方案、外部建设条件、技术经济可行性进行论证;开展土地、环境保护、水土保持、电厂接入系统、银行贷款等前期工作。同时还要取得国土资源部、国家环保总局、水利部、国家电网和银行等相关单位的支持性文件。除了第一关刘铁男给了路条之外这个整个链条加在一起2000万,这些钱给被各个大大小小的官员分赃,这就是审批式的腐败。法国大革命前三四十年,法国也出现了所谓的审批式的制度,什么都要管,什么都要批,你建一个乞丐收容所都要批。《旧制度与大革命》作者托克维尔说,当时的法国政府已经取代了上帝,什么都做。  第三种就是卖官鬻爵。以刘志军为例,1997年他收了82万元的贿赂,提拔了哈尔滨的铁道局局长,从1997年到2004年,他利用他的职位开始卖小官,所得金额1452万。而他提拔的哈尔滨铁路局局长,虽然花了82万买了官,但是几年之内回收1452万,每一年150%的回报率。刘志军上台之前整个铁道部只有500个局级干部,等他下台的那个时候变成2000个局级干部,也就是说他一个人就创造了1500个局级干部。另外,刘志军还卖全国政协和全国人大代表的官。2002年到2003年期间他收了天津铁路局局长51万贿赂款,然后帮他当上了全国人大代表。同时他又收了82万替北京铁路局局长坐上了全国政协委员的位子。而广东茂名市的市委书记罗荫国更是直接挂牌拍卖,科技干部20万,处级干部200万,副市长等等位置,1000万,他自己的位置呢差不多1个亿。在其倒台之后最后查出来303个官员都和他有关,说他贪污了7000万我看远远不止。当时的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法国路易十四一口气把过去92年所卖的贵族全部取消,让他们重新交钱。路易十五也干同样的事,路易十六取消10万个官员职位,然后让他们再交钱。举个例子,在当时的法国一个中型的法庭大概只需要10个法官,卖官之后后有109个法官以及126个传令官,而卖官得来的钱,全部去了法国政府手中。  今天我们继承了法国大革命前的腐败传统,如果不加以扼制,会使得这三大腐败现象成为制度化的腐败、系统化的腐败。 (东方财富网)

郎咸平:养老金完全是入不敷出 没钱投入到股市  编者按: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2013年10月透露说,“今年已有3800万人弃缴社保”。此外,人社部最近给出的,参与基本养老保险缴纳的城镇职工人数是2.1亿。数据坦诚地告诉我们,今年大约每7人中就有1人“抛弃”了现行社保制度。目前,尚不清楚有多少人是因为受客观条件制约,“被放弃”缴纳社保,又有多少人是对现行制度感到不满,自动退出。但无可厚非的是“户籍制”等迫使绝大多数农民工“被放弃”社保,“双轨制”等造成3个在职人员养1个退休人员,种种弊端无不揭示社保制度难以为继的现状。改革是必然的,但怎么改取决于对过去问题的认识有多深入。  我们的养老金为什么老是入不敷出呢?1997年开始,我们的政府说要从现收现付,转变成个人积累制,也就是我们现在说的现行基本养老保险制度。什么意思?我们每一个人的养老保险分两个部分,一个是社会统筹,一个是个人账户,当地政府可以拿当期在职人员的社会统筹部分,来支付退休人员的退休金。但是个人账户上的钱,必须挂在缴纳社保的人名下,也就是实现个人积累。  这个计划真正运行起来,很快就走样了。我拿辽宁省为例,它在个人积累制实行3年之后,发现只用当期社会统筹部分缴纳上来的钱,已经不够支付退休人员的养老金了。怎么办呢?国家和地方财政分别为它承担了75%和25%的资金缺口。所以从2001—2003年,中央财政每年都要给辽宁补助14.4亿元。但是这个缺口到后来越来越大,连中央财政都背不动了。辽宁地方政府没办法,只能动用个人账户上的钱。到2008年的时候,它又说了,我们不能再拆东补西了,要想办法。想什么办法?它们开始把个体户、农民工、外国人等原本没有在它这里上养老保险的人,都纳入了养老体系里。为什么?就是要他们交钱上来,填补窟窿。  这完全就是饮鸩止渴。为什么?各位想想看,被强行拉进社保体系的这些人,他们将在十几年,也可能是几年以后到退休年龄,他们到那时不仅不再缴纳养老保险,还会从社保基金里拿走养老金。到时,你怎么办呢?各位看到了吧,这就是我们的养老金制度,完全是入不敷出,哪还有钱投入到股市里?  这个危机怎么解决呢?之前有朋友说,我们的国有企业不是全体老百姓的吗?既然这样你们能不能帮老百姓一把?把你们的巨额利润拿出来,直接补贴到我们的养老金里。等到窟窿补上了,我们再把多余的钱投到股市里。但是问题又来了。中国股市和美国股市完全不是同一水平。我在前面说到,美国股市从1974年到2011年,每年回报率是12.01%。我请问你,我们的股市有这种回报吗?2012年11月21日,新华网发出感慨,全世界股市连续四年下跌的只有泰国,而我们将会是下一个。  各位,这绝不是危言耸听。从2009年8月开始,我们的股市基本上都在下跌。股市不景气的结果是什么?就是我们的养老保险也好,老百姓的个人投资也好,都不敢往这里面投。为什么?因为它给不了我们稳定的投资回报,没法成为推动养老金增值的重要支柱。所以从股市这方面看,我们也不适宜套用美国养老金入市的方法。  那么我请问各位,我们的35.35万亿元居民存款还能往哪里投?买房子?人人都买得起房子吗?投资股市?我在前面说了,一投就亏。我们还能拿着钱做什么?坦白地讲,除了存在银行里,我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所以我们现在所谓的居民高储蓄率,完全是被逼的。  其实我一直在呼吁,我们的政府要正视老百姓的养老保险问题。我们不要只学到美国的皮毛,而要学习美国的灵魂。美国老百姓把他们一生的储蓄不是存在银行里,而是透过社保税、401K计划,还有个人退休账户三种途径“存进”股票市场里面,投入了多少钱呢?一共 17.9万亿美元,足足是美国2011年GDP的1.19倍。这个钱就是美国老百姓的存款,而且这个存款和股市形成了一个良性互动。养老金存得越多,股市越涨;股市越涨,养老金就越多。让美国人能够老有所终、老有所养。(凤凰网)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