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车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部分退化及未利用土地整治工程重点实验室记略亮叶冬青

发布时间:2020-10-19 06:16:45 阅读: 来源:车床厂家

部分退化及未利用土地整治工程重点实验室记略

“梦想,是一种让你感到坚持就是幸福的东西。”

对于长期奋战在土地整治工程一线的科研人员来讲,他们的坚持是什么?他们的梦想是什么?

“人类在这块土地上已经生存了数千年,到了该保护、改造的时候了,这项工作很有意义。这件事办得好,将来我们就可以用数据说话。”

5月20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吉炳轩在视察位于陕西省地产开发服务总公司富平实验基地的国土资源部退化及未利用土地整治工程重点实验室时,对实验室建设给予高度评价。他勉励科研人员加强创新,抓紧推广已经试验成功的科技方法,服务现代农业发展,早日惠及民生。

实验室所依托的陕西省地产开发服务总公司是隶属于陕西省国资委的大型国有企业,践行农村土地整治20年来,累计增地20万亩,近年来年均补充耕地4万亩~5万亩。

作为全国土地开发整治行业的龙头企业,公司拥有全国唯一的省部级土地整治工程研究中心,全国首个从事土地工程相关研究方向的博士后科研工作站。

曾经,这里科研人员的梦想是让茫茫沙漠长出绿油油的庄稼,是让白花花的盐碱地焕发鸟语花香的新生命,是让破败不堪的旧村庄、沟壑纵横的黄土高原变身肥沃平坦的良田。

当这些梦想已经渐次变成现实后,如今,他们的新梦想是让土地工程摆脱基础理论研究滞后的“灯下黑式”尴尬,形成土地工程及其支撑技术的完整研究体系,在未来中国高等教育学科体系中增加一个名为“土地工程”的一级学科。

建设退化及未利用土地整治工程重点实验室,正是为实现这个梦想奠定基础。

一块土的实验室之旅

这块土,来自700公里以外的毛乌素沙漠;那块土,来自渭北旱塬荒草地。

这瓶水,来自40公里以外的卤泊滩盐碱地;那瓶水,来自黄土高原沟壑区。

这些来自四面八方的土和水,汇集在退化及未利用土地整治工程实验室。在这里,它们将经过如下的旅程:

首先,土壤来到样品室、处理室,接受烘干、研磨、消毒等预处理。

随后,土壤来到化学实验室、物理实验室,等待在化学实验室的养分速测仪等仪器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测定土壤中盐分离子、有机质、氮磷钾等化学属性;在物理实验室,通过激光粒度分析仪MS2000、土壤水分特征曲线测量仪等,土壤的机械组成被一一测定,如pH值、饱和导水率等。

在专为退化土地修复设置的实验室里,Fieldspec4高分辨率地物波谱仪等仪器,承担的任务是对各类退化土地修复进行检测,如盐碱化土地快速监测、土壤侵蚀监测等。

土壤中的重金属含量如何?一部等离子体质谱仪可以轻松解决这个问题。而在水环境分析实验室,水样中各种可悬浮颗粒物以及硼、铁、锰等微量元素的测定依靠的是全自动间断化学分析仪等设备。

整治后的土地,是否适合植物生长?在植物营养实验室,通过紫外可见分光光度计的测定,土地和植物中氮磷钾钠的含量一目了然;而在叶面积测定仪等仪器的审视下,整治后土地上的植物长势将得到客观的评价。

在土地整治工程实验室,可以看到土木、水利等工程试验的常见设备,例如八联全自动气压固结仪、三联高中压固结仪等。这些仪器将用于土地整治工程土力学试验、填方沉降测定、边坡稳定坡度和稳定角测定等。

在遥感及数据网络中心,科研人员可以24小时实时监测野外观测站的情况,并实时采集信息,实现信息共享。

为适应土地整治工程野外实验数据采集和研究的需求,实验室自主设计了目前国土资源系统首台流动实验车。走入车内,水土样品采集、快速实验分析、气象数据采集所需要的各种先进仪器一应俱全,同时配备视频监控和3G数据传输终端,能够将野外监测的实时数据同步传回信息中心。

实验室不仅拥有一整套精良的仪器设备,更重要的是,操作这些仪器的是土地工程领域的一支专业技术队伍,陕西省全省土地工程专业60%的具有中高级技术职称的科技人员都集中在重点实验室的两家依托单位——陕西省地产开发服务总公司和中科院地理研究所。

“谁说土地行业的实验室就是几台电脑,几张桌子?”诸多业内人士认为该实验室的硬件建设处于国内土地行业先进水平。国土资源部科技与国际合作司一位负责人表示,未来各省区都应建立类似的实验室,并以实验室为基地,建设完备的土地工程学科体系。

“这样管理规范、装备先进的实验室以前只是在地矿系统见过。”搞地质出身的陕西省国土资源厅副厅长苟润祥实话实说。

事实上,不论是从类似苟润祥的“老地矿”的视角看,还是从事土地管理多年的“老土地”的视角看,土地工程领域这些年在基础理论和关键技术突破方面尚处于“灯下黑”的状态。

一个疑问:研究土地问题,需要实验室吗

上天、入地、下海,近年来国土资源行业在海陆空全方位获得重大科技突破。

相对于矿产、海洋等资源的研究和利用,人们对于土地资源的认识和利用,实际上要浅显得多。

从理念上看,在一个国家或地区人口、资源、环境与发展复合系统中,土地资源始终居于其他资源无法替代的核心地位。而从现实看,土地工程问题缺乏系统、深入研究,与本该有的地位不相匹配。在不少人看来,解决土地问题,更多的需要政策导向和行政管理,土地科学技术含量低,多行多业都能干,不需要工程技术的科学研究。

而在有识之士看来,这实际是个误读。“目前国内外的土地研究多集中在在土地资源、土地管理、土地经济和土地政策方面,而对于土地工程及其支撑技术的探索尚没有形成完整的研究体系”,中科院院士、重点实验室学术委会主任傅伯杰认为,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我国土地工程基础理论相对滞后、重大土地问题难以实质性突破的深层原因。

“过去,我国土地工作研究多集中于土地管理以及土地经济、政策等方面,解决土地问题上过度依赖土地宏观调控的作用,忽略了工程实施方面的具体工作。而事实上,只有工程实施才能将土地政策及管理措施落到实处。”前国家土地管理局副局长马克伟持相同的观点。

这位“老土地”算过这样一笔账,“十五”、“十一五”期间,国家共投资1万多亿元用于土地整治工程,如果加上建设用地一级开发整理,国家每年土地工程的平均投入规模在4000亿元以上。

“这绝对不低于环境工程、农业工程以及林业工程的规模,接近水利工程。如果没有有力的学科体系保障,这些投资将无法从根本上解决土地质量的问题。”

土地和水同为地球的两大资源,土地工程与水利工程投资相比同样是如火如荼,而科研理论、学科建设方面却是冰火两重天。这是多年从事土地整治工作的陕西省地产服务总公司总经理、重点实验室主任韩霁昌的一个心结。

“水利工程作为研究水科学利用的一级学科,统领水领域二三级学科多达几十种,而土地整治工作却始终停留在管理学范畴。”韩霁昌说。

十二五期间,为了破解土地资源供给刚性不足的现实难题,扭转土地资源闲置与低效利用的被动局面,国家提出了更高的目标和要求。

按照《全国土地整治规划》,十二五期间要建设高标准基本农田4亿亩,补充耕地2400万亩,整治农村建设用地450万亩,复垦毁损土地2250万亩。

实现这一系列目标的根本途径,正在于实施土地工程。构建相对完整的土地工程学科架构,为土地工程提供理论指导和技术支撑,已经成为当代土地整治行业从业人员的一个梦想。

一个建设在大地上的“实验室”

“这是一个建设在大地上的‘实验室’,一个将土地整治关键技术写在大地上的实验室。”该重点实验室共建单位——中科院地理所研究员刘彦随如是说。

业内人士认为,当前我国土地利用的难题,主要表现在退化土地以及未利用地上。退化及未利用地已经成为未来实现占补平衡、提升土地产能的重中之重。基于这个现实,与以往只是以研究为主的实验室不同,该实验室以退化土地以及未利用土地整治技术创新和工程示范为切入点,试图通过试验、科学示范和工程推广,在一些相对比较薄弱的环节和难题实现突破。

据韩霁昌介绍,实验室组建之初,就进行了明确的定位,锁定六大研究领域:退化及未利用土地整治复配成土、土地整治工程中不同要素耦合、农村废弃宅基地综合整治、高标准基本农田建设等关键技术以及土地整治规模化与现代农业一体化模式。

建设这样一个重点实验室的意义,不仅是将大力提升中国土地工程科技的研究水平。仔细分析这种定位,不难发现,重点实验室实际上是突破了以往土地整治工程以某个项目为出发点和落脚点的格局,走土地整治产学研政一体化道路,力图解决国家层面的重大战略问题。“这是长远谋划、统筹考虑,从这个角度说,重点实验室实际上做的是一件‘顶天立地’的事情。”刘彦随认为。

“实验室的建成,标志着土地工程科学研究已经从分散、杂乱向系统、有序、纵深方向发展,这是很了不起的转折。对于土地系统而言,意味着新科技时代的开始,将进一步夯实土地管理事业的基础。”陕西省国土资源厅厅长王卫华在肯定重点实验室工作的同时,对土地工程科学研究寄予了厚望。

据统计,重点实验室组建一年多来,承担国家及省部级科研项目共18项,取得的成果已成功应用于各项工程中,在行业中起到了示范、辐射和带动作用。

太原打胎多少钱

广东断指再造医院排名

治疗阳痿早泄哪家好